广西凭祥综合保税区

招商热线

国内新闻

行千里、致广大,陆海新通道让中国西部拥抱世界

2019 年1 月7 日,重庆、广西、贵州、甘肃、青海、新疆、云南、宁夏8 个中国西部省份在重庆签署合作共建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以下简称陆海新通道)框架协议,将合作推进陆海新通道建设。至此,陆海新通道的“朋友圈”有了更多伙伴。

自从2017 年9 月正式开通以来,陆海新通道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中国西部省区市参与其中,“朋友圈”不断扩大,影响力不断深入,正如重庆西部物流园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开通一周年时,在其企业微信公众号所写的:一年前,他仿佛鲜衣怒马的少年,怀揣互联互通的初心,奔向了行千里、致广大的使命……

行千里、致广大,陆海新通道成长记

时值寒冷的冬季,但位于中国重庆沙坪坝区团结村的西部物流园里却依然是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这里是中欧班列(重庆)等跨境联运大动脉的起点,也是陆海新通道的重要枢纽。自陆海新通道开通后,从这里出发的铁海联运班列数量不断增多、辐射范围日渐扩大,实现了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海上丝绸之路的无缝衔接。

对于重庆西部物流园来说,其参与陆海新通道的建设得还从中新两国间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说起。2015 年,中新两国签署《关于建设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的框架协议》及其补充协议之后,作为中欧班列(重庆)的起点、重庆铁路口岸所在地的重庆西部物流园,便积极探索中新两国合作的新可能。

通过与新加坡对接,重庆西部物流园与新加坡方面就构建新加坡海港—重庆铁港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形成初步合作设想,并得到了广西方面的积极支持和配合。2016 年6 月30 日,重庆西 部物流园公司与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广西北部湾港务集团在广西南宁正式成立“重庆铁路—广西北部湾港—新加坡海港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两国三方联合工作组。由此,中国西部首条南北走向的陆海新通道开始浮出水面。

该通道利用铁路、公路、水运、航空等多种运输方式,由重庆向南经贵州等地,通过广西北部湾等沿海、沿边口岸,通达新加坡及东盟主要物流节点;向北与中欧班列连接,利用兰渝铁路及西北地 区主要物流节点,通达中亚、南亚、欧洲等区域,有利于中国加快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对外开放格局。

后来随着通道轮廓的日渐清晰,在中国国内,希望参与其中的地方也越来越多。继2017 年8 月31 日,重庆、广西、贵州、甘肃4 省区市签署《关于合作共建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的框架协议》 后,2019 年1 月7 日,重庆、广西、贵州、甘肃、青海、新疆、云南、宁夏8 个中国西部省份签署合作共建中新互联互通项目陆海新通道框架协议。

在这一过程中,得益于中国西部各省的积极推动,陆海新通道奠定了良好的发展基础,进而从地方层面上升到国家层面。2018 年11 月12 日,在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见证下,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南向通道正式更名为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名字的改变,意味着新通道的内涵外延更深、更高、更广,将更好地带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

从最早的“渝桂新”南向通道构想到中国西部8 个省份共同参与的陆海新通道,如今这条从重庆出发的物流通道正由点到面,不断发展壮大。与此同时,推动陆海新通道建设,更好地迎接开放也成为中国西部各省的共同愿景。

不过,被称为“新生儿”的陆海新通道从试运行至今仍不足两年,而且沿线跨越多个省市,涉及多个行业的协同合作。对此,我们不禁要问,新通道已经一路畅通了吗?作为新通道沿线重要地区的中国西部各省又是如何融入建设,借此拥抱世界呢?

“新生儿”成长也有“烦恼”

数据显示,截至2018 年12 月31 日,陆海新通道共发运铁海联运班列805 班,国际铁路联运(重庆—越南河内)班列累计开行55 班,重庆—东盟跨境公路班车共开行661 班,目的地已覆盖新加坡等71 个国家和地区的155 个港口。

数据显示,截至2018 年12 月31 日,陆海新通道共发运铁海联运班列805 班,国际铁路联运(重庆—越南河内)班列累计开行55 班,重庆—东盟跨境公路班车共开行661 班,目的地已覆盖新加坡等71 个国家和地区的155 个港口。

然而,随着陆海新通道建设的持续推进,相关制约其发展的瓶颈也逐渐显现。例如,在基础设施方面,集装箱数量不足、港口集疏运能力不强等;在软件服务方面,管理体制不顺畅,保险、法律服务等一些配套性服务仍不够完善;在市场方面,货源不足,需要培育 新市场等。与此同时,这些成长“烦恼”的出现也在倒逼新通道沿线省市进行改革和进一步协同合作。

“虽然现在中国西部各省都在行动起来了,但从整体的情况来看,陆海新通道还是处在初步的探索期。目前中国西部参与地区的政府推动力量较大,但市场方兴未艾。”中国交通运输协会联运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李牧原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说。而且,中国西部的货源本来就不是很充足,外向经济比较弱。在此背景下,一方面要补齐陆海新通道基础设施短板,丰富港口航线、提高港口服务能力等,另一方面则要培育好新市场,让更多企业能参与进来。

“政府应该把握好干预尺度,提供良好的营商环境,为企业制造百花齐放的局面。同时,还要加大铁路对铁海联运班列的支持力度,才能吸引更多的货源。”李牧原这样说道。

补短板,提速“硬联通”

被称为“万里长江第一城”的四川宜宾市地处成都—贵阳、重庆—昆明4 市“X”形交汇处的突出地理位置。随着陆海新通道的持续推进,宜宾市正迎来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大交通网络建设浪潮:在建高速铁路4 条、在建在研高速公路7 条、即将竣工的新机场1 座,四川最大的内河综合枢纽港——宜宾港也在扩能,使其逐步构建起川滇黔渝结合部最完善的铁公水空立体交运体系。

这些项目都是目前四川把握机遇,积极参与陆海新通道建设的基础设施项目。随着陆海新通道的持续发展,基础设施薄弱成为制约其发展的一大瓶颈。因此,为了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当前四川、重庆、贵州、广西等中国西部省市正加速补齐运输短板,以适应陆海新通道的发展需求。

目前重庆作为陆海新通道上的重要枢纽也正加快推进重庆铁路东环线及机场支线、进港铁路支线、西部物流园城市快速路等建设,畅通基础设施“中间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开工建设渝西高速铁路,进一步畅通中欧班列(重庆)国际铁路大通道,提高重庆连接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通行能力和运输效率等。

另外,记者从广西北部湾经济区规划建设管理办公室获悉,为了破解陆海新通道基础设施建设瓶颈,2018年以来,广西统筹研究制定项目计划,重点推动包括钦州港东站集装箱办理站项目在内的52 个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以推进陆海新通道“硬联通”。此外,广西还将推进防城港40万吨级码头及航道工程等北部湾港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与中远海运集团在港口建设运营等方面深化合作,积极在北部湾港拓展连接中国西部各省区市的海铁联运班列,开辟远洋航线等。

来源:《中国—东盟博览》“政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