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凭祥综合保税区

招商热线

国内新闻

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助推中国—东盟互联互通升级

傍晚时分,在广西北部湾沿海地区,钦州港东站的工作人员忙着装载漂洋过海而来的椰丝、木板等货物,等待发往中国内陆城市昆明、重庆等地。几十米外,集装箱海铁联运办理中心内悬挂的巨幅电子屏,正显示着海铁联运班列的在途信息,货物种类、箱量、行车动态等内容一目了然。

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以中国西部地区经广西出海出边大通道为主轴,向北连通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向南衔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2017年3月份以来,广西、重庆、贵州、甘肃等中国西部地区和新加坡联手,在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框架下积极推动该通道建设。

位于中国西南边陲的广西与东盟海陆相连,地处中国—东盟国际大通道和西南地区出海的最前沿,是中国面向东盟合作的重要窗口。近年来,广西积极构筑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的重要枢纽,助推中国—东盟互联互通的升级。

2017年9月11日,中越友谊关——友谊国际口岸货运专用通道正式通车

随着新通道的建设,广西北部湾港口与世界近百个国家和地区的200多个港口建立贸易往来,目前钦州港开通至新加坡、越南、泰国等国际班轮航线22条。同时,广西毗邻东盟的主要边境城市均已通达高速公路。2017年以来,中越北仑河二桥开通,中越友谊关——友谊国际口岸货运专用通道正式通车,中越(南宁—河内)跨境集装箱班列实现常态化运营。

根据官方数据,目前联通重庆至新加坡的北部湾港—重庆班列、北部湾港—香港航线和北部湾港—新加坡航线三个“天天班”实现稳定常态化运营。西部地区已开通至广西北部湾港8条铁海联运班列,其中5条实现常态化运营。近段时间,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首列冷链专列(广西防城港-重庆)成功运行,满载海产品、水果、冻肉等货物由此进入西部市场。

除硬件建设外,新通道的软环境也在不断改善。“一年多以来,我们开展降费优服、优化通关通检模式等行动,通道物流费用大幅降低。”广西钦州保税港区管委会副主任王文远说。

此外,广西与重庆、贵州、甘肃4地海关共同推动通关一体化,货物通关时间较之前节省了三分之一。广西友谊关口岸于2018年6月起实行节假日和周末正常通关。

“新通道的建设极大便利了贸易往来,现在货源日益增加,很多企业表明了合作意向。”钦州北港现代物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欧其林说,来自重庆、四川、贵州等西部地区的产品通过海铁联运销往东盟市场,大量东盟国家的商品也经此进入中国内地。

新通道的运营,促进中国西部地区与东盟贸易发展,直接推动广西北部湾港的货物吞吐量实现快速增长。根据广西北部湾港口管理局钦州分局的数据,截至2018年12月26日,钦州港港口年内的货物吞吐量突破1亿吨,同比增长20%,集装箱完成226.5万标箱,两项指标均创历史新高。

“这是钦州港建港历史上重要的里程碑!”广西北部湾港口管理局钦州分局局长刘秉涛表示,钦州港港口货物吞吐量2007年为千万吨,近些年货量增长迅速,尤其是经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南来北往的货物源源不断,助推钦州港迈入亿吨大港之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