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凭祥综合保税区

招商热线

国内新闻

黔货出山巧借力 物流降本用“数据”

黔货出山巧借力 物流降本用“数据”——走访南向通道系列报道之八

5月28日,拍摄的贵阳综合保税区。该保税区将建设成为全国首个山地生态型综合保税区,根据山地自然地理条件,保税区在空间布局上体现“一区多园”特点。 记者 邓 华/摄

“不是夜郎真自大,只因无路去中原。”这句诗道出了贵州曾经“富山穷路”的状况。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的贯通,为黔货出山又添一条坦途。不少企业对南向通道寄予厚望,也期盼大数据让南向通道更畅达。

5月28日,贵州茗之天下茶业有限公司,车间里,机器轰轰运转。6月,将有606吨茶叶从这里出发,通过广西钦州港出海,去往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等国家。

这家以茶叶出口为主业的公司,年产量10万吨。其中,30%的茶叶原料从广西、四川、云南等地采购。公司总经理赵浩然告诉记者,2017年11月,公司仅在广西就采购了300多吨茶叶原料。南向通道的贯通,对该公司是一个利好。按照传统线路,茶叶从深圳盐田港出海,铁路运输里程约1560公里,需七八天,选择南向通道班列,可缩短为51小时;公路运输到深圳盐田港约1100公里,运输时长约14-15小时。综合考虑运距和时效,通过南向通道出海运输,距离更短,时间成本更低。

“南向通道上的物流成本仍有可降低的空间。”赵浩然说,对于有大宗货物需要运输的企业而言,公路运输有时会面临“货找不到车,车找不到货”的尴尬,拖长了生产周期。

铁海联运同样存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某家轮胎企业的货物通过铁路运到港口后,由于海运班列不能无缝衔接,不得不在港口堆存了10天左右,导致物流成本升高。“若能用好大数据,精准匹配点对点的信息,能提高企业生产效率,更有利于节约成本。”赵浩然说。

目前,贵州已有一些企业因为使用大数据获益,“老干妈”就是其中一家。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行政综合部经理雷东介绍,企业之前依靠电话和传真等方式联系经销商监测市场,数据严重滞后,也不利于保存、查询和统计。公司启用运营大数据监管平台后,通过“一带一路”销售监控、最受欢迎产品分析、产品经销商分析、原材料价格监控(产地自然灾害预警)等模块,优化了对原料采购、产品生产、成品销售等环节的控制和管理,能对消费者“精准画像”,进而实现精准营销。

贵州轮胎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蒲晓波告诉记者,前两年,公司与贵州当地一家“互联网+物流”企业合作,通过大数据对货主与货物进行精准匹配,货车司机不愁找不到货,公司的轮胎也不愁找不到车,大大降低了公司的物流成本。

贵州省口岸办公室口岸一处工作人员陈亮告诉记者,贵州的出口货物中,有不少是散货。因为数量少,通过铁路运输的物流成本难以降低。目前,中新南向通道班列(重庆-钦州港)运行已常态化,若能通过大数据,实时掌握班列运行、发货情况,当班列经过贵州时,有效合理进行拼箱运输,本地企业的物流成本能得到一定控制。铁路总公司为支持南向通道建设,已给出了南向通道范围内铁路运输费用下浮30%的优惠政策,重庆、广西也正考虑抱团效应,争取铁路总公司继续支持下浮45%。

贵州省口岸办公室口岸一处处长杨明凤表示,为发挥大数据在南向通道建设中的作用,贵州将利用当地正在推进建设的“数字丝路”跨境数据枢纽港,计划将贵州打造为南向通道信息中心。利用大数据优势,整合海关、港口、企业等通关物流信息,与GIS地图、视频监控相结合,构建外贸服务大数据智能展示中心,实现数据自动化风险分析、趋势发展分析、智能化决策,为政府部门持续改善营商环境、为外贸进出口企业降低物流成本提供决策依据和信息服务,打造便捷、阳光的外贸通关软环境,惠及更多百姓。

文章来源:广西日报